节日散文
我把华章,隽绣在八一军旗上
作者:阿亮 时间:2020-08-01 09:34:07
浏览:0次  字数:6022
级别:文学探花,  总稿:181 篇,  月稿:0 篇

  晨曦初照,军号嘹亮,换下便服,穿上军装。整理好军容军姿,迈开标准的军人步伐,心怀一名老兵的荣耀,重回生活战斗了38年的部队营房。

  站在久别的军营大门前,凝视高高悬挂的军徽,仰望迎风猎猎高高飘扬的八一军旗,泪水顺着面颊流淌。

  我的青春,我的理想,我的黄金年华,我的美好愿望,我的深情记忆,我的人生华章,都无怨无悔豪情满怀地隽写在了军旗上。

  怎能忘啊,怎能忘!

  军营门前的两棵塔松,栽下时还是稚嫩幼苗,如今已长的铺天盖地,身高八丈,威武雄壮。

  他们像昂首挺胸神圣不可侵犯的士兵,忠诚的守护着军徽、军旗,守护着部队营房!

  半山坡上青石红瓦的军营,是当年住在帐篷里,劈山填壑一石一沙一砖一瓦手抬肩扛,垒起的一排排辉煌。

  记忆的镜头重新回放:

  寒冬腊月入伍来到军营,一床黄军被,一条白床单,这就是新兵睡觉的全部家当。

  棉被盖身,床单直接铺在稻草上。木门透风,窗棂透缝,凛冽的寒风吹来,冻的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几经翻来覆去,床单变成了"麻花糖"。

  这时,老班长"啪"的一声,把他仅有的一件军大衣盖在我身上。看到老班长盖了五年洗的泛白的老军被,不问就知道,他身上更冷手脚更凉。

  在反复推让中,老班长一脸严肃地吼道:"这是命令,不得违抗"!就这一句话八个字,顿时,我的泪水充满了眼眶 。

  怎能忘啊,怎能忘!

  起床号还没有吹响,扫把已被抢光。炊事班挑水的扁担,已落在战友的肩上。

  厕所的便池、地面,已被冲刷的清洁明亮。出操回来,牙缸的水已倒满,牙膏挤在了牙刷上,洗脸盆的水微波荡漾,四方块的毛巾整整齐齐码在了洗脸盆的边沿上。

  不要问这是谁干的,问了都不会认账,只有欢声笑语在军营上空回荡!

  怎能忘啊,怎能忘!

  不论是新兵还是老兵,不论是士兵还是首长,都像家里的兄弟一样。不管是谁接到家书,上来就是你夺我抢,或看或念,笑声朗朗。

  战友间没有秘密没有隐藏,只有亲情喜悦共同分享,只有共同的亲爹亲娘!

  是谁把我冬夜里伸出的胳膊放进了被窝?

  是谁给我掖好了夏夜里蹬开的蚊帐?

  是谁替我洗好了放在盆里的军装?

  是谁把煮好的姜汤放在我的床头柜上……

  那你就去问身边的战友,去问老班长、老排长、老连长,还有来队探亲的军嫂和看望儿子的爹娘!

  怎能忘啊,怎能忘!

  在那热火朝天的练兵场上,整齐划一的步伐铿铿锵锵,个个生龙活虎斗志昂扬。

  你把手榴彈"嗖"的一声投向远方,我把子弹"叭"的一响打在靶子中央,火炮在虎啸声声中射向指定目标,寒光闪闪的刺刀随着杀喊声刺向"敌人"的心脏!

  军人就是这个脾气:见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见荣誉就抢,见困难就上!

  军人的口号是:流汗流血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武艺练不精,不是合格兵!当兵不夺奖,无颜见爹娘!

  让青春在军营燃烧,烧她个光芒万丈,让血性恣意张扬,张扬个山摇地晃!

  沙场点兵,红蓝双方。斗智斗勇,布迷设障。你退我进,你攻我防。雄鹰升空,战舰启航,金戈铁马,浩浩荡荡。立体作战,势不可挡。

  练三军协同,练综合保障。瞄准高科技战争,瞄准信息化战场。运筹在方寸之地,决胜在千里之外。战场上没有亚军,胜者才能为王!铸就王者之师,铸就军旗辉煌!

  怎能忘啊,怎能忘!

  洪水涛涛,堤坝决口,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官兵似蛟龙跃水,手挽手,肩并肩,筑起人体铜墙;

  山火雄雄,草木炸响,不惧烟熏火燎,不惧烈焰疯狂,机智勇敢,拍打阻断,将火怪魔龙一次次伏降;

  烈日焰焰,滚滚麦浪,助民劳动,挥汗如雨,收割军爱民的希望;

  寒风冽冽,野营拉练,百姓把最好的房间腾让,更有准备结婚的新房,每到一处,苹果大枣,花生板栗摆满一炕,鸡鸭鱼蛋,整猪整羊塞满了连队的灶房……

  怎能忘啊,怎能忘!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营盘常在水常流。在送老迎新的茶话会上,一边是新兵的欢声笑语,一边是退伍老兵的泪水汪汪。

  那泪水是对军营的情感,那泪水是战友分手的忧伤,那泪水是对军装的留恋,那泪水是对军旗的告别!

  明天就要离队了,问他们还有什么要求?他们只提出一个共同愿望:今夜的岗全部由我们老兵来站,今夜的巡逻全部由我们老兵担当!

  送行老兵的车站、码头上,相互间谁都不语,都明白再好的语言也失去了力量!

  此时无声胜有声,此时无言胜有言,无言是军人相互懂得的默契;无言是心与心的交融 。只有用肢体动作的力量,才能相互传递真真切切的心灵碰撞。

  你使劲地握着我的大手,我用力拍着你的肩膀,拳头相互砸在胸脯坚实的肌肉上……

  气笛鸣响,火车缓缓启动,轮船翻浪启航,渐渐远去,渐渐远去……

  再见,我亲爱的战友!再见,我亲爱的兄弟!此刻,相互的招手太过柔软,只有庄严的军礼才能表达永生难忘!

  军营、军号、军微、军旗、军装;战友、兄弟、同事、部属、首长。这一切的一切,已融入了我的血液,我的灵魂,我的生命,我的人生华章!

【审核人:月满山】

蜀韵文学网

赞()
关键字:     华章      八一  军旗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节日散文

查看更多节日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