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散文
雪山上的父亲
作者:徐洁 时间:2020-08-02 21:36:45
浏览:0次  字数:2916
级别:文学翰林,  总稿:153 篇,  月稿:17 篇

  夕阳收罢最后的余晖,高原的太阳隐退到皑皑雪山后面去了。格尔木河流金溢彩,变幻着

  万千奇致,有如都市高楼闪烁的霓虹。于是,我想父亲的那句话一点也没错:雪山上也有一条美丽的深圳河。

  我去的地方就是父亲所说的那条雪山上的深圳河—地球上最高的兵城格尔木。那一天团干部专门引我去看烈士陵园,在一块依稀可以辨认的石碑上,我找到了父亲的名字。

  父亲来格尔木的时候,条件比眼下要艰苦得多。父亲所在的汽车团被戏称为“军中游牧部落”,担负着驻藏部队80%以上的物资运输任务。在那块埋在天国门槛旁边的披雪石碑上,只有一行冰冷的文字: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

  父亲的车队就是这样成年累月一趟又一趟与这“地狱之门”擦身而过。那一年,父亲为了帮助助修理一辆出故障的军车而掉队,他和那位战友被困在茫茫风雪里,从唐古拉山口涌来的飞雪很快埋没了半个车身。两个战友只能紧紧在驾驶室里接抱着,用共同的体温与死神搏斗,那一回,父亲捡了一条命,却冻残了一只手。

  第二年,父亲没能如愿下山,却搬到了更高的地方,七月,昆仑山下突降雨雪,肆虑的雪水挟着汹涌的泥石流,袭击了兵站附近的藏族村寨,父亲和战士们帮助受灾群众撤离险境,途中被突然袭来的两股汇合雪水卷了进去,父亲不顾自己的伤残,救起了三名藏胞兄弟,当他拽着受伤遇险的一个战士的手向上爬时,一股巨大的雪水吞没了他俩的身影……

  当我第一次经过唐古拉山口时,我久久地仁立在那里,面对着默默无声、屹立在世界屋脊的唐古拉山军人雕像,我对于父亲的一切疑问,全部找到了答案。

  父亲身材并不魁梧,就像故乡那条南国的小河,有几分灵秀几分文弱一这是乡亲们给他的评语。

  较之内地,也许格尔木的春天要来的迟得多,但高原迟来的春天却是世上最令人怦然心跳的季节。格尔木河蓝得像高原明澈的天空,眼目所及处,永远是望不尽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和绿的发蓝的青稞,如锦似缎。我终于明白了,守卫高原,就是守卫圣洁,守卫尊严;守卫高原,就是守卫收成,守卫故乡,格尔木河,我雪山上的故乡河啊

  读与悟:父亲在“我”心目中的模样,远不如格尔木清晰,却注定和格尔木一样恒久。还有许多和父亲一样的人,带着故乡山山水水的精魄,融进了高原雪域,这个和神最接近的地方,也有了“望不尽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和绿得发蓝的青棵”,充满了幸福人间的气息。住多久才算是家?有寄托的地方就成了故乡。父亲不是一只候鸟,是高原之鹰。

【审核人:雨祺】

蜀韵文学网

赞()
关键字: 雪山    父亲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人物散文

查看更多人物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