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格言
散文:记忆中的除夕/蔡炯
作者:[db:作者] 时间:2021-01-20 22:19:23
浏览:0次  字数:4645
级别:文学童生 ,  总稿:3559 篇,  月稿:810 篇

  除夕该是一年中最隆重最喜庆最吉祥的日子,“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人们忙着把门上旧年的春联铲除,换上新的大红的春联,新春联写满吉祥,许多人家门前挂起了大红的灯笼,红红的灯笼映出一片福气。

  年三十这天,得把当天的菜和明天大年初一的菜都切好、洗净,大年初一这天是不下水不洗菜的,当夜幕降临时,家家都把屋内外打扫干净,春节准备工作的高潮也就是打囤了,这可算是迎新年的最后的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了。用蒲草编织成了蒲包,包的边上穿了绳子以供吊起来拎着,包内装上细细的石灰粉,然后就由一个人用电筒照着,另一个人拎着蒲包一下一下地往地上打出一个个白色的圆,这就好比往地上盖上大大的印,这就是打囤了,打囤也有个讲究,这些圆力求一行行排直,行距与间距相等,行与行之间的圆相间排布。

  春节那天,当人们吃了年早饭后,走出门去,但见村子里满地皆白,满地皆圆,与天上鲜红的艳阳,各家大门上红红的春联相辉映,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充满着喜气,充满着瑞气,充满着福气。

  打囤习俗是有来由的,据老辈人说,过去有一种巨大的怪兽,每年农历三十晚都要出来见人就吃,这种怪兽就叫年,年走过的地方会留下大大的圆圆的脚印,年见到有自己脚印的地方就不会再去的,人们发现了年的这个习性,为了避开年的伤害,就在年三十晚前用石灰包来打囤,仿作年留下的脚印,年见了这些囤印,果然就离开了,以后人们就把这叫做过年。

  还有一种说法,说打囤是人们对来年的一种祈祷,旧时人们用芦杆编织成囤条一圈一圈地围成囤子用来存放粮食,囤子外常贴上 “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黄金万两”之类大红的条幅,表达人们美好的祝愿,春节打囤就象征着丰足、富有,象征着“五谷丰登”“粮食满囤”,这是人们希望来年丰收的一种美好祈愿。

  这种过年打囤的习俗已远去,却使人格外的怀念。打囤使环境特别的洁净美观,使年的气氛格外浓郁,使家家充满了祥和欢乐的氛围。

  年夜饭在过年的程序中,是最热闹的。大年三十夜,阖家团聚,祭祖、吃团圆饭、守岁,这些习俗起码在晋朝周处记录风俗的《风土记》中已经有记载了。清代顾禄在《清嘉录》中记载清代吃年夜饭场景:“除夜家庭举宴,长幼咸集,多作吉利语,名曰‘年夜饭’,俗呼‘合家欢’”。每家每户将各种可以获得好口彩的最丰盛的菜肴都搬上桌,年夜饭也成了父亲全面展示厨艺的机会,烧煮烹炸炖,八般技艺尽数搬出来,全家人也都将积攒了一年的亲情乡情倾注在年夜饭的觥筹交错之中。这是让人多么期盼和难忘的时刻,毕竟团圆与欢乐是人们最期盼的。

  年夜饭餐桌上的话题往往是一年的成绩总结,一年的喜事乐事的回望,我们小时总要晒晒自己学习成绩单,在学校获得的奖状;作为小镇商店经理的父亲总爱摆商店里生意的火爆,店员们收拾的增长;母亲总爱聊聊庄稼地里收成的丰饶;在信用社工作的大姐总爱谈谈群众存款的增多,在供销社工作的二姐总爱说说发给的年货比往年多;在服装厂当厂长的妹妹总爱唠嗑衣着款式、衣料的新颖;二弟爱讲电视天线生意收拾的不一般;当兵的三弟言说他在部队的进步;担任乡团委书记的四弟欣喜地告诉大家他受到的表彰;在商店工作的五弟总爱摆摆货源的充足,购货的方便。菜肴升腾的热气香味漾在全家人喜气洋洋的脸上,欢声笑语飘荡在餐桌上。

  1983年开始,每年吃罢年夜晚,央视春晚节目也紧锣密鼓上场了,家人们围在电视机前喜看精彩纷呈的文艺节目,享受着文艺大餐,艺术审美的快感写满每个人的脸。

  辞旧迎新喜气多,相聚团圆欢乐满。由于疫情的原因,政府提倡非必要不出行,在外地的尽量留在工作地过年。春节是团圆的时刻,然而疫情打乱了生活的常态,但是只要心贴在一处,天涯若比邻。待到寒冬过去,春暖花开时人们再欢聚一起,尽情地聚餐、唱歌、跳舞、欢笑。

【审核人:站长】

蜀韵文学网

赞()
关键字: 第一缕  阳光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人生格言

查看更多人生格言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