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生活趣事
夏立菁:兵荒马乱
作者:念1031 时间:2020-02-14 17:37:23
浏览:0次  字数:25785
级别:站长,  总稿:5999 篇,  月稿:417 篇

  前面骑单车的老汉忽然春心一漾,车把一抖,吓得明如一哆嗦,跟着车把一歪,差点被后面的车撞上。

  “奶奶的!”明如心底暗骂一声,转念一想,还不如给车碰一下呢,当然不要太严重,能在家躺两星期的度最好,省得去听班主任叨叨。刚刚结束全市联考,今天分数就得出来,明如倒没有多忐忑,反正爸妈从来不细问,阿姨也没空问,就剩一个班主任老刘尽喜欢操心,一想到他紧缩的眉头,吧嗒吧嗒的大嘴,还有时不时迸溅出来的口水,明如就跟被唐僧念了紧箍咒一样,头疼!

  好在没迟到,但老远就瞥见老刘门神似的站在班级门口了,绕过去,麻溜地摸到座位上。明如一般不直视老刘,不知道用啥眼神看他合适,最近语文老师讲了一个词甚合明如心意——“侧目”,又怕又恨,明如发现老刘似乎很满意这眼神,于是更创造性地加重“怕”的成分,显得毕恭毕敬,实则心里一堆乱码。早上太仓促,连包子也没空买,这下不知道要饿到啥时候了,课间十分钟形同虚设,只盼着哪位老师行行好,别拖堂,容我买点东西果腹才好。明如的心思好像被志远一眼洞悉似的,志远偷偷塞给她一袋小面包,其实这点小动作早就被旁边的同学看在眼里了,明如需要什么,志远都第一时间悄悄塞过去,这点心思在这被老刘高压的五指山下犹如一抹诡异的亮光,大家都笑得高深莫测,搞得志远似乎倒挺单纯了。

  话说志远还真体贴,面包大小刚够一口一个,吃起来隐蔽,下肚又实在。明如刚把这袋小面包塞进肚子,老刘就用扫雷的眼神巡视早读了,还时不时欧啦一嗓子:“声音大点,没一点精气神!”晚上做完所有作业已近两点,早上六点多就得起床,早读谁有精气神?明如和全班同学把这愤慨撂进了书声里,“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激愤只能顶一口气,书声很快就疲软无力了,于是早读就成了人工涨潮,涨涨落落的开关就是卡在老刘嗓子里的刺,真应了山海关的那副千古奇联“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这么折腾了一个早读,下课铃声一响,明如和大家一起伏倒在桌上,恨不能睡他个五百年。

  “都给我起来!”老刘魔音顿响,大家挣扎着坐起身子,“成绩出来了!”哎,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不过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盯着老刘手里的那张成绩表。“肖晓,585,年级第一………杨志远,488,年级143名……周明如,470,年级211名……”明如只记住了三个人的分数和名次。参考学校往届高考文科录取情况,杨志远徘徊在一本线附近,而明如的位次基本一本无望。“这年头,不上一本,二本能有什么好学校?更何况是文科生!”老刘的碎碎念又开始了,“我们有的同学到高三了,成绩不涨反跌,还跌出历史记录了,比如周明如,你下课来一下办公室!”明如心知在劫难逃,不过有了前几次打底,现在似乎也老脸皮厚了。自己也不知道咋回事,高三这半年,看着别人突飞猛进,自己也没偷懒啊,可这分数就是不争气!

  “周明如,你自己有没有认真反思总结,究竟是学得不踏实还是方法不对路?有没有什么事情分神了?每次考试我都期待着你的触底反弹,可倒好,你不停触底,就是不往上反弹……我准备请你家长来了解一下你在家的情况,你通知一下,今晚我随时恭候!”

  “老师,我父母常年不在家,你是知道的!”

  “那就让你阿姨来吧!”

  “她在超市上班,两班倒,如果请假,年终奖就受影响……”

  “那你们家就没人管你了!得,我给你爸打个电话,把你爸的号码再报一下!”

  明如最怕的就是找家长,爸妈带着弟弟长年在外跑船,自己寄住在阿姨家。饭菜不敢挑好的吃,床是客厅的沙发拉开的,白天是沙发晚上是床,明如在家不是早六点就是晚上十一点,说话洗漱都不敢大声,跟做贼似的,阿姨一家三口不冷不热的样子让明如跟林黛玉一样"不肯多说一句话",敏感又自尊。明如和爸妈提过几次想去住学校宿舍都被否定了,理由是没人看着别学坏了,其实就是怕她早恋,从小时候起,亲戚们都夸明如长得可疼,还都提醒父母一定要看好了,别让她被哪个坏小子拐跑了。爸妈对她倒从来没有具体的要求,只让她尽力学,能考上大学,以后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好,不知道老刘哪里看出我像考一本的。

  这一天明如都浑浑噩噩,魂不守舍的,不知道老爸接到班主任的电话会咋样。又想起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她考了班级前十名,正好那次家长会被老爸赶上了,老爸回来那个激动和兴奋啊,明如到现在都忘不了。

  晚饭是天天去食堂打发的,今天实在没胃口,同学们都小跑着出去觅食了,错过这几十分钟,可要饿一整晚。班上没人,明如正享受这清静。“我叫了外卖,来,一块吃点!”志远悄没声地走进来,边说边打开包装袋,“点了你爱吃的河粉,快,趁热!”明如忽然心里一暖,脸也慢慢绽开来:“小心让老刘看见,在班上吃东西,又要叨叨半天!”志远看到明如的笑脸,一下子倍受鼓舞,胆气十足了:“吃!看他能怎么的!”二人狡黠一笑,不过窗外人来来往往,志远嫌他们碍眼,便把窗帘拉起来一半。两人找了张课桌相向而坐,你喂我一口河粉,我偏给你塞根辣椒,正吃得开心,忽然"嘭"的一声,门被大力踹开,老刘黑着脸站在门口,惊得明如和志远愣了三秒,还没来得及盛放的玫瑰一瞬耷拉枯萎。老刘不说话,但脸越来越黑,明如明显感觉到教室里热浪翻滚,让人窒息。

  志远先被叫进了办公室,明如一晚上如坐针毡,不停地看时间,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一直过去了两个小时,志远才回到班上,低着头也不回应明如的眼神,只默默地收拾书包坐去了最后一排。窗外,一对中年夫妻忧心忡忡地注视着志远的一举一动。明如仿佛感受到了志远这两个小时所承受的压力,志远一向活泼,此刻比霜打了还衰。

  志远父母走后,老刘就把明如喊出来了:“虽然杨志远说了,是他主动找的你,但你作为一个女孩子,怎么不知道自尊自重!我就纳闷,你的成绩为何一直不见起色。你看看杨志远,他本来是可以和肖晓一决高下的,结果呢,动了不该动的心思,现在连一本线都紧紧巴巴!他这是误人误己,你可别继续犯糊涂,杨志远的父母都做了保证,这剩下的一百多天一定把他看好,你的家长也要这样做,我已经给你爸打过电话了,他明后天就回来。” 明如脑子一懵,不知道是怎么走回班级的。爸妈一再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和男生走得太近。这在他们看来就是学坏的标志,是他们最容忍不了的。爸爸是个暴脾气,一顿狂风暴雨恐怕是避免不了了。

  第二天一早,志远悄悄塞给明如一封信,黑着眼圈,连眼神也没对接一下。明如打开,是一首徐志摩的诗: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地滴在课本上,明如恨不能找个地方躲起来痛痛快快地哭出声。想起志远对自己的好,想起运动会上他矫健的身姿,想起阳光下他明媚的笑脸,想起每个清晨每个课间每一刻志远投来的眼神,想起昨天的共进晚餐……明如忽然又像被人抛到了江面上,瑟瑟发抖,孤单无依。志远是照进自己青春的一束光,是他的鼓励和欣赏让向来自卑的明如渐渐自信开朗,明如觉得有志远陪着自己,再大的风浪自己也有信心面对。可是现在志远明显不堪重压,要和她分道扬镳。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一直流,明如也不愿抬头看人,她知道大家肯定都在看他俩的笑话呢。课间,同桌把耳机塞给她,

  “若不是你突然闯进我生活,

  我怎会把死守的寂寞放任了,

  说不痛苦那是假的,

  毕竟我的心也是肉做的,

  你离开时我心里的彩虹,

  就变成灰色。

  说不心酸那是假的……”

  这一上午明如一直单曲循环,坐在后面的杨志远一直伏在桌上,再也没来找明如。明如早上又没吃早饭,胃疼、心疼,哭得眼睛疼,终于捱到放学。

  到家,开门。阿姨家不大的客厅坐满了人,爸爸,妈妈抱着弟弟,阿姨,姨夫,还有明如同村和爸爸一起跑船的两位叔叔,大家都表情凝重。不对啊,按照爸爸的性格,明如干的坏事肯定是家丑不能外扬的,怎么还有外人在场,再说爸爸应该是脸红脖子粗才对,怎么跟大家一样都一副悲痛的样子?自己让父母这样绝望?明如礼貌地跟客人打过招呼后赶紧蛰进了自己的小房间。

  终于,妈妈送走客人后,敲开了明如的门:“明如,你金大伯伯人没了!”妈妈一进来就抹起了眼泪。“啊?怎么了?”明如懵了,金大伯比爸爸年长十几岁,比爸爸跑船的时间还长,就住在村前,对明如和村里的孩子特别慈祥,经常给大家送他从外面码头买回来的各种好吃的。“金大伯伯的船在黄浦江遇上了大风浪,你金大伯站在船头指挥驾驶舱里的儿子,谁知一个浪头就先把他卷了去,接着船也被打沉了,好在他两个儿子被巡逻艇救回了性命,可你金大伯伯尸骨都找不到啊,那么急的水,那么大的浪,什么人也找不到了啊……”明如一把抱住妈妈,眼泪也止不住地淌。

  江水的淫威明如是见识过的。初三那年的暑假,明如随船跑过一趟短途运输。自己家的货船就五百吨,装满货物后甲板与江面齐平,稍有风浪,船身就颠簸不定,更要防着随浪涌进船舱的水,爸爸在驾驶舱眼睛瞪得溜圆,不敢有一丝懈怠,妈妈忙着排水和去船头挥旗子。自己吓得躲在船舱里不敢出来,茫茫江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真像是一片树叶随浪沉浮。在这一望无际又喜怒无常的江上,明如真得体会了什么是“渺沧海之一粟”。她是真心疼妈妈,妈妈和自己一样都不会游泳,常年在船上,担惊受怕还要大着胆子走在船沿站在船头。每次见妈妈总感觉她又黑了,又显老好几岁。冬天,江风像无数薄薄的刀片割在头脸;夏天,因为整条船是刚板铸就的,被太阳暴晒之后就是一个大铁蒸笼,多么细皮嫩肉也给你熏成烤鸭色。妈妈才四十岁,和同龄人一比就像是老了十岁。

  “妈,你们也别跑船了,好吗?”明如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你以为我想跑船吗,我多想在家里的床上睡个安稳觉,在船上做的梦都是飘来荡去的!但现在钱多难挣啊,好不容易同村的叔叔伯伯们把你爸带起来,这几年生意还不错能挣点钱,你爸怎么舍得不干?你马上要上大学,你弟弟也要上学了,不指着它挣点钱怎么办呢!”

  “明如啊,妈知道你懂事!但是你怎么犯糊涂呢?你爸现在忙着跟村里的人筹办金大伯伯的身后事,没心情骂你,但我不得不说说你,你是去学校读书的,读书是为了以后不像爸妈这样辛苦,你怎么能不务正业,起了旁的心思,你一个姑娘家,说出去名声都不好了啊!”

  “妈,我保证不会了,不会让你和我爸失望……”明如看着妈妈,感觉自己在一瞬间长大了。

  第二天早上,爸爸还是和明如一起去学校见班主任了。平常七点开始的早读,老刘6.40就站在班级门口了,今天是怎么了,都七点十分了,老刘还没来。七点半的时候,靠窗的同学大喊一声“大家快看!”同学们顺着走廊往前看去,浓厚的晨雾里慢慢走出一个人,拄着双拐,一条腿上雪白的绷带特别扎眼,再一看,天哪,是老刘!怎么成这样了?

  “昨晚放学我走得迟,在学校门口还看见救护车往学校里开,不会接的就是他吧?”

  “早上我听隔壁班的同学说他昨晚看见老刘在楼梯上摔了一跤,还真摔了?!”

  “看那条腿上还打着石膏呢,这是有多严重啊!”

  “摔成这样了,还跑来干嘛?”……同学们议论纷纷,几个同学甚至抢出班级去扶老刘。

  “没事,没事!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在家里实在放心不下你们这群兔崽子……”老刘还自嘲似的笑了笑,“不过我可是给你们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反面教材啊,高考在即,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注意安全!”老刘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眼神倒是比往日温柔许多,明如和大家一样,似乎更接受平常凶神恶煞的老刘,眼前这幅情景,大家都觉得浑身不对劲,这不,老刘刚说几句,丁皓就一个箭步抢上讲台“班主任,我背你回办公室休息吧!”说罢就强行上起了手,老刘只能就范,虽然嘴上还不服软:“你小子,这是逼宫啊?就怕我唠叨你是不,给我放下来,我自己走!”矮壮的丁皓背着已经发福的老刘,跑得一颠一颠,跟猪八戒背媳妇似的,老刘还不停地嚷嚷,引得一溜边的班级都伸长了脑袋,还有宋阳、喻新伟一人一边拿着老刘的双拐,搞得跟左右护法一样,大家都不厚道地笑起来。

  丁皓从办公室回来给大家发布了几条消息:一是几位校长都去办公室慰问了老刘,并劝他回家静养,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何况老刘的腿还是粉碎性骨折;(大家又想不厚道地欢呼时,丁皓说了第二条)老刘表示会坚守工作岗位,理由是班上每个学生的情况自己最熟悉,自己更不能在最后时刻“掉链子”;(大家都不自觉地叹口气,这个老刘,腿是不想要了!)第三,我主动申请了每天护送老刘上下班,听说他家住五楼,不带电梯的那种老单元楼。大家都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丁皓,但见他眉眼笑得那个灿烂又张狂:“小意思,不用崇拜我啊!这下看老刘再训我,我就不背他下楼……”“老刘在你背上正方便敲你‘毛栗子’(用食指关节敲人脑袋),拧你猪耳朵!”大家仿佛就看见了老刘伏在丁皓身上扯着丁皓的耳朵,丁皓一副龇牙咧嘴的痛苦模样,“哈哈哈……”

  明如爸爸赶忙去校外买了些水果和一箱牛奶,拎到办公室跟老刘自报了家门:“刘老师你好!我是周明如爸爸。孩子们真是太不省心了,你把腿摔成这样还坚持上班,真是让我这个做家长的既感动又惭愧!一点点心意请你收下!”老刘非要明如爸爸把东西带走,不过到底腿不能动弹,明如爸爸便连忙告辞了。

  回到家爸爸跟明如说:“你们班主任说你潜力大,人也老实,本来对你寄予厚望的,没想到你竟然早恋。他还宽慰我,说你们正值青春期,对异性有好感也是正常,但要遏制住这个苗头,马上要高考,可不能让它影响了成绩!我跟你妈商量了,这一百天让她在家陪着你,每天接送,晚上去学校给你送饭。”“爸,我保证会好好学。我妈在家,你一个人在船上怎么忙得过来!”“这段时间,我去人家船上打工吧,挣得少点,但你能成才更重要!”明如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自从老刘摔断了腿,班上的氛围倒是越来越好了,几乎没有人迟到早退,原先每天要老刘再三催促的各科作业也能按时按质上交了,同学们还自发地排了个接送老刘的值班表,说不能让便宜都被丁皓一个人占了,原因是丁皓吹嘘着说每次去接老刘,师母都给他塞两个热腾腾、香飘飘的肉包子,听说师母是北方人,面食做得特别劲道好吃,果然每次去接老刘的同学都被师母塞了包子、烧麦等自家做的面点,还都特意留在早读课下当着全班的面有滋有味地吃起来,果然比本地名点“和顺居”的还强上几倍。杨志远也参加了接送老刘的队伍,只是他话不多,天天闷着头坐在最后一排,偶尔和明如的眼神碰上也是立即闪开,躲不过去面对面的时候,两人也是不约而同地一笑而过。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之后的一次模考,杨志远考了年级第89名,周明如也上升到年级第152名。喜得老刘直夸自己决策英明,让他们及时止损,全班的成绩也较上次有了明显的进步,甚至有赶超前面重点班的势头,老刘激动地忘乎所以,指点江山的时候都忘记了举起来的是条拐杖,颇有壮士下山的豪壮。晚上,老刘夹着双拐在班里“嘚嘚嘚”地来回巡视的时候,丁皓忽地欧拉一嗓子:“去坐着歇会吧,吵人!”气得老刘又黑了脸,嗫嚅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就“嘚嘚嘚”地往办公室去了。大家都说丁皓现在牛得不行了,连老刘都敢训了,丁皓就笑得更得意了。

  正当大家都卯足了劲地朝前奔时,周明如遇见了一桩麻烦事,并演化成全班的一件麻烦事。

  事情发生在5月20号这一天,上午大课间的时候,一群别班的男生簇拥着一个瘦高、白皙的男生挤到了明如班门口,喊周明如出来一下。明如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觉得中间的那个男生有点面熟,好像是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见过几回,之所以有印象是因为明如总感觉他的目光逮着自己不放,一碰到明如的目光又躲闪开。今天,他倒是羞怯怯地迎上明如疑惑的双眸:“周明如,你,你好!我叫张天乐,是8班的,我来是想送给你一点礼物……没别的意思。”说着就把一个蛋糕大小、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放到明如手上。那个自称叫张天乐的始终涨红着脸。“不,我不认识你,请你收回礼物!”“不……请你收下!”张天乐边说边跑开了,和他一起的男生就开始欢呼“天乐好帅!”一转眼,那群人就消失在楼梯转角了,闻风凑上来的同学都不怀好意地看着明如笑,甚至大家还不约而同地看杨志远是啥反应。志远早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他实在想冲出去将他们揍一顿,这些鸟人有什么资格给明如送礼物?要不是答应了父母和老刘,自己怎么舍得让明如这么尴尬地站在那里。偏偏这时大家看他的眼神满满都是期待的挑衅,刺激得他就要拍案而起,这时,一只手压在了他肩上:“你别动,我去!”

  丁皓接过周明如手里的礼盒:“想还给他是吧?”明如无限感激地点点头。一会,丁皓就吹着小调回了班,朝明如也像朝着志远喊了声“搞定!”没想到放学时,明如在地下车库被张天乐和他班的几个男生围住了,张天乐反复陈说自己真的没有别的意思,马上就要毕业了,自己就是想在今天给明如送份礼物。旁边的几个同学也在不停帮腔,张天乐还硬把礼盒朝明如手里塞,明如气得都要淌眼泪了。“住手,你们干什么?拿开你的咸猪手!”寻声望去,是丁皓,明如得了救星一般跑到丁皓身后,别看丁皓身高不够,可是他长得敦实,他这一吼也是颇有点震慑力的,谁知对方也不认怂,一个比丁皓略高一头的男生率先跳出来:“你谁啊?干你什么事?多管闲事小心着点!”“怎么滴?耍流氓还这么猖狂!”“你他妈少管闲事!”“我去,老子非要管……”混乱中,喻新伟、宋阳等几个本班的男生也聚拢过来,双方开始有点推推搡搡,不知谁先出手打的人,只听有人叫“流血了,流血了!”最后大家都被校警带去了政教处。

  好在政教处的那位老师迅速诊断出情况,先让明如回了家。之后就是就医、请班主任、喊家长。气得老刘双腿直打颤,刚刚能摆脱双拐,前天还在班级当面感谢了丁皓等同学,说他们古道热肠,助人为乐,正是有了他们的贴心接送才让自己的腿好得这样快,这会又在班级当面破口大骂起来:“还有几天,你们算算,还有几天就高考了!打架,还率先动手,我看你们是喝了迷魂汤,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要不是学校给你们求情,特别是你——丁皓,派出所就要把你带走了,可是要留案底的,我看哪个学校还肯录取你?!”老刘的每句话就像刀砍在明如的心上,都是自己惹的祸!明如无比内疚地瞟了眼丁皓,丁皓的一只眼还青着,耷拉着脑袋站在班级后面一声不吭。明如回头也是想看看杨志远是啥表情,在这件事上,他还不如丁皓对自己的关心,真是让自己寒心,不管怎么说,他们之间曾经也有过超出友情的美好。呃,杨志远的座位是空的,今天没来?

  课下,明如把藏在书包里的两颗熟鸡蛋送给丁皓,让他拿来揉揉眼,还说了一大通内疚感激的话。谁知丁皓浑不在意似的,依旧咧着大嘴“没事,放心吧!老刘可稀罕我了,本来学校要我在家休学反思,是老刘怕耽误了我成绩,就低眉顺眼、苦苦恳求,又拍胸脯又拍大腿地跟学校保证,我才能来上学。放心,我这一架打的,今后哪个龟孙子也不敢难为你!”倒是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你知道八班那个张天乐为什么找你吗?说什么在校门口就对你一见钟情,眼看着快毕业了,就在一帮龟孙子的怂恿下想对你表白,听说还是个学霸,理科年级前十呢,我看就是个呆瓜!”“对了,知道杨志远今天为啥没来吗?被他爸锁在家里了!他听说我因为你的事被打了,冲出去就要去八班揍人。明如,志远还是很在乎你的……”明如慢慢湿了眼眶。

  志远是在家呆了三天才来学校的。最后一次模拟考试,学校为了给大家鼓舞士气,试卷没有那么难,每个同学都考出了信心,这最后几天的时间,大家似乎格外珍惜,都在较劲看谁最后离开教室。老刘也能完全甩开拐杖走路了,只是有点一瘸一瘸的,丁皓还威胁他“老班,你还是少走动吧,小心得后遗症!”老刘就作势要打他的嘴。

  6月2号,学校举办毕业典礼,每个高三教师都参演了节目。老刘参加的是大合唱,早早地化好妆候场呢,一比照时间发现还能去班里上一节课,于是匆匆赶到教室,“x、y”、方程公式,不知不觉板书了一黑板,口沫横飞,他抬手抹了下嘴角。呃……老刘忽然瞥到手背上有鲜红的颜色,不知道是讲课讲得大脑缺氧还是真得懵住了,老刘当时就愣住了,大家也愣住了,老刘的嘴角边怎么也是这鲜红:难道是腿伤转移了?还是丁皓率先反应过来:“老师,那是你的口红!”瞬间,大家都醒悟过来,看着老刘这滑稽的嘴角和愣怔的表情,大家哄堂大笑,老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着急忙慌地是带妆来上的课。大家笑着笑着,怎么就一激动,几个男生跑上讲台,一把抱住老刘就把他朝空中抛了起来,老刘猝不及防,惊得脸青一阵白一阵,吓得把手里的半根粉笔捏得更紧了,只能骂“兔崽子们,快把我放下来!”全班都乐得人仰马翻,明如笑着笑着又湿了眼眶……

  周明如忽然想起班级黑板报的最后一期,主题是“我的青春”,明如想了很久,用什么词概括自己的青春呢?这一刻,明如忽然就想到了,提笔写下“兵荒马乱”。

【审核人:】

蜀韵文学网

赞()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