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爱情
晏金宝:关于雪的喜与忧
作者:雨祺 时间:2020-02-19 18:23:22
浏览:0次  字数:3759
级别:站长,  总稿:134 篇,  月稿:0 篇

  2月15日的午后,空中时断时续地飘起了雪花。到了掌灯时分,特意往外瞅了瞅,可是,地上还几乎看不到雪的影子。晚上,逐渐加大,至于夜里下了多久,不得而知,反正,我很期待着能来一场大雪。

  早晨起来,不,应该是上午了,推窗一瞧,很是惊喜,本以为这个冬春不会再欣赏到雪景了,没想到外面早已是银装素裹、“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了。我静静地站在窗前,由于没穿外套,直至感觉了寒凉,才极不情愿地回身洗漱。

  本人是喜欢雪的,不,应该是爱恋!自幼便喜欢在雪地里狂奔、堆雪人、打雪仗,不玩的尽兴(泥了鞋子,湿了衣服)是不回家的,因此,没少被父母数落,甚至打骂过。

  随着时光流逝,我对雪的情感与日俱增。每每看到雪,除了忘无所以地惊喜若狂外,脑海里就会浮想联翩。但是,多年以来,一直不敢下笔,即使偶尔写过一些口占打油诗或即兴随笔,也只能把它匿藏于箱底了。因为,怕拙劣的文字玷污了心目中,天地间最圣洁、最无瑕的精灵,或怕它看到了会受伤。

  既然不敢提笔遐想,嘴里便由然而然地吟诵着历代名家咏雪的不朽文字。如:唐朝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宋人卢梅坡的《雪梅·其一》:“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还有清人郑燮的《咏雪》:“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

  虽然人在屋里,而心早已偷偷地飞到外面看雪景去了。仓促吃了“早”饭,准备外出时,忙拿起手机,迅速浏览一下疫情速报。自疫情爆发以来,每天首先必看疫情新闻。当看到确诊和死亡人数还在继续增长和武汉也下了雪的消息后,心情陡然低落了下来。从每天网上发布的疫情消息,不难看出这次的疫情之重,祸害之烈!也可想象疫情中武汉民众的现状,是多么令人担忧!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无比沉重,虽然我很爱雪,可是心里在想,你来的不是时候啊!你的到来,肯定会给灾区的救援增加难以想象的困难,被隔离的同胞生活是否遇到不便?被感染的患者还能否会得到及时的救助?同样也会给全国千万个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党员干部及防控志愿者们带来困难,同样也会给千万个交通警察带来困难,还会有太多太多的同样……想着,想着,我早已没有了外出赏雪的闲情雅致。在房间里,心有所思地来回走动,也不知都想了些啥,反正心情很乱。接下来,一天的心情都如此,孩子让我辅导学习,有时也答非所问。

  晚上,情绪仍未好转,头脑里好像装有太多的东西,几乎要容不下的感觉,很不舒服。若在往常,正是我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的时候,可是一直找不到感觉,干脆休息!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毫无睡意。这些天在网上所看到来自疫区的视频和画面,依次在脑海里滚动回放,好像已经找不到了暂停键。

  外面,好冷!风,格外尖利,怒吼着,不时泼洒着房顶上的雪抖落而下,也是对雪的憎恶?武汉的雪停了吗?这个夜晚,我严重失眠了!

【审核人:站长】

蜀韵文学网

赞()
关键字: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感人爱情

查看更多感人爱情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