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杂文
念人:《外滩情》第九章:诀 别
作者:念人 时间:2020-07-07 11:26:07
浏览:0次  字数:12253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94 篇,  月稿:13 篇

  秋天来了,在王之之心里,好像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早。刚离开父母不久,陪市局有关领导在岛内走了几回采访,秋天就很快降临了。这可能是埋头工作,心情舒畅,脑海里就感觉到时间过得很快。

  今天上午,王之之到市邮局发出两篇新闻稿件,刚返回到市局收发室,收发室小吴大喊:“王记者,你有信件!”

  王之之听到小吴的叫喊声,立即转身走向收发室。一跨入门口,小吴就递一封信过来。王之之接到信后,一看是报社发来的。于是,他就在当场打开信件看,原来,报社决定下星期四,在杭州召开全国乡村宣传报道工作会议,要求驻地特派记者,依时出席会议。

  王之之接到报社通知,心里像刚煮开的水,一下子沸腾起来。这是他任海南特派记者后,第一次参加全国性的宣传工作会议。于是,按通知要求,认真做好参加会议准备工作;

  此外,王之之立刻想起了胡韵霞。这几年来,由于担心影响大学学习,一直没有给她去信。不知道情况如何?此次,到杭州开会,杭州与上海相隔不远,可以趁这一机会到上海探望一下。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抓紧与胡韵霞订婚。

  杭州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尤其是西湖风景,她是杭州的象征。一提到杭州就使人想到西湖。此次会议召开两天时间,第三天是与会人员自由活动。报社统一组织大家到西湖游览。

  西湖风景如画,引人入胜。对于西湖风景,尽管引人注目,但是,它没有吸引住王之之的心,此刻,更吸引王之之的心是上海胡韵霞。此时此刻,他归心如箭。于是,他利用这一空隙,向报社领导请假一天,到上海探望胡韵霞。

  这天早上七点半钟,杭州西湖上空还笼罩着一层薄薄的云雾,王之之就坐上杭州至上海的特快列车。

  众所周知,上海市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一座美丽的大都市,早在三十年代被称为十里洋场,上海外滩名扬天下。

  十点多钟,特快列车到达上海。王之之走出火车站,到商场买了一大包苹果、香蕉,饼干,按十八年前胡韵霞留下的旧地址,来到了胡韵霞的家里。

  一跨入门口,只见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妇人坐在大厅里喝茶。这时,她见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脸带笑容、年轻气盛的青年人走进来。于是,她注视了一下慢慢地站起来问:“你是谁啊?”

  王之之看这位老人气质端庄,脸上有点像胡韵霞,料必是胡韵霞的母亲。于是,他开口回答说:“阿姨,我叫王之之,是胡韵霞的朋友。此次,到杭州开会,顺便来探望胡韵霞。”

  “好的,好的!请坐!”老妇人接着说。

  对于王之之这个人,胡韵霞在发生车祸住院时,把埋藏在心底里十八年的秘密,告诉了母亲。对此,这位老人对王之之是知其名不见其人。如今,王之之突然降临在面前,心里显得相当惊喜。

  王之之乘着老人转身去拿茶杯空间,大概注视了房子四周。这是一间四柱杉木的大房屋,屋内摆设阔气;外面是一个小小庭院,中间种着一棵高高的松柏树,形状像北京的四合院。此刻,院子里空无一人,四周显得格外的寂静。

  这时,老妇人拿来一个杯放在桌子上,王之之急忙起身自己倒茶水,并为老妇人倒了一杯。老妇人端起自己的杯说:“请喝茶!”

  第一次见到老妇人,心里既兴奋又紧张。赶忙站立起来回应说:“谢谢!”然后,重新坐下来提起茶杯喝茶。

  王之之刚坐着下来,老妇人问:“从海南岛过来吗?”

  “今天,我是从杭州过来的。我到杭州参加全国乡村宣传工作会议。今天,大家到西湖游览,我乘这一机会,到上海来探望韵霞。因为,十八年不见面了。”王之之说。

  “大学毕业,分配工作了吗?”老妇人慢慢地问。

  “是的,从西北大学新闻系毕业了。分配到北京中国乡村日报社当新闻记者。”王之之说。

  “当新闻记者,很好啊!人人都想干这项工作。”说到这里,她哀叹了一声,然后说:“可惜,我女儿韵霞没有这种福气啊!。”老妇人叹气地说。

  老人话中有话,又这样哀声叹气地说,王之之感觉老人情绪不对,急忙转入主题问:“今天是星期五,韵霞上班了吗?”

  “你来迟了!我女儿已经…不在了…”说着,老人伤心地哭泣起来。

  听老人这么一说,王之之脑子里犹如青天霹雳,“轰隆”地响。此刻,王之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于是,他忍不住地问:“怎么样,韵霞不在世了…”

  “是的,女儿离开我们,已近多半年了。”老人悲凉地说。

  听到十八年相恋的女友胡韵霞真的不在了。于是,王之之也忍不住心中的痛苦,竟然眼泪双双流下来…

  一会儿后,王之之心情渐渐安静下来。此刻,他急促想知道了解胡韵霞,究竟是怎么死去的?于是,他问:“阿姨,韵霞年纪轻轻,怎么死的呢?”

  老人擦掉眼泪,说起女儿胡韵霞的死因…

  事情经过是这样:一九六六年,胡韵霞在汉口火车站与王之之相识,在广州江南码头分别后,胡韵霞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回到了上海。一九七七年七月,胡韵霞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市储运公司当仓库管理员。从那时起,她坚守在广州与王之之分别时,所表达的“我等你”的诺言,为了寄托对王之之的想念之情,每年除夕,她都一个人偷偷地到外滩岸边,放飞一只白鸽,脸向东南方向默默不语祈祷十分钟,表达对王之之想念之情。

  十八年来,胡韵霞风雨无阻,隐瞒着家人,到外滩放飞了十八只白鸽。此事,她并没有告诉家人知道。每年除夕,家里宰鸡做好饭菜,迎她回来一起吃除夕团圆饭。

  今年除夕,她到外滩放飞白鸽返回家,骑自行车高高兴兴经过路口转弯时,被一辆小轿车撞成重伤,昏迷不醒。这位司机看到撞到人了,马上下车将其抱上车,送往医院急诊室抢救。

  经医生检查,胡韵霞脑子被撞血充脑,腰脚骨严重拆裂。尽管医院采取一切急救措施,使其半睡半醒过来。但是,由于流血过多,伤势较重,终于在凌晨一点三十九去世了。

  在去世之前,她鼓起自己最后一口气,把十八年来,每年除夕到外滩放飞十八只白鸽的事情告诉给我。她走时对我说:妈,我走后,如果之之来上海探望我,你就这样说:‘我等待十八年的心不变。生不能做夫妻,死后再做夫妻。’胡韵霞每年除夕到外滩放飞白鸽一事,整整隐瞒全家人十八年之久。可见,胡韵霞对你王之之爱恋如此痴情,情感如此深厚。

  王之之听到胡韵霞母亲的陈述,知道到胡韵霞这十八年间,每年除夕都到外滩放飞白鸽一事,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此刻,从她老人家嘴里才真正了解到,胡韵霞十八年对自己的想念牵挂之心,这颗心,一直坚持到告别这个世界都没有改变,多么打动人心的情感,多么令人难忘的情感。

  十八年是漫长的岁月,十八年是短暂的岁月。一位女人爱一个男人,爱得如此火热,爱得如此痴情,在现实生活中是罕见的。

  此刻,王之之回忆起在汉口火车上,胡韵霞那一次次发出的笑声,回忆起泪别江南时,胡韵霞那一声声的哭泣声,这一次次笑声,这一声声哭泣声,至今还在自己的心灵中回响,紧紧地扣住自己的心。

  这痛苦的回忆,又使王之之眼泪充满眼眶。他对不起胡韵霞那一份爱与情。他后悔,为了追求自己的事业,没有给她去信;他后悔,来迟了一步,重逢变成诀别。更令王之之痛苦的是,十八年不见面的情况下,胡韵霞的心仍然不变,她对王之之的爱,依然是这样的热烈,这样的深情。

  想到此,王之之怀着十分悲伤的心情,从座位上站立起来,来到放在大厅中间,面对墙上挂着全家福的照片,特别注视着胡韵霞那张笑容满面的脸孔,低着头默哀了十分钟。

  此刻,他心里默默地对韵霞说:“韵霞,对不起,我来迟了。没有机会与你见面,你就急急地走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十八年来日日夜夜想念你的之之,我心里很是痛苦。你在泪别江南码头时,你答应过我,承诺等着我。可是,为何你放弃承诺一个人远去?我从你母亲在你临终之前告知,你悄不言声地每年除夕到外滩放飞白鸽,对我表达想念之情。因为此事意外地撞车遇难,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了解到这一内情后,心里像刀割一样在流血。真对不起你,因为爱使你命丧九泉。造成心灵上永远不能弥补之痛。你的死是因我造成的。我知道你心里装着我,爱我,支持我,给我寄来社会上最紧缺的虎骨酒、凤凰自行车。你的心,我是理解的。就是因为理解,在老家父母为我介绍对象,我都没有答应。今天,我怀着一颗十分滚烫的心,千里迢迢,满怀希望来到你的身边。谁料到你含着对我的深深的爱,离我而去,到另一个世界里去。重逢成诀别。我心里痛苦万分。你妈说:你在临终之前,还念念不忘咱俩的恋情。你说,‘生不能做夫妻,死后再结为夫妻’。你所说的话,我永远牢记在心里。韵霞,我将要离开你这里返回海南了。因为,报社已为我购买明天上午十时,从杭州到海口的机票。今后,我要好好听你的话,好好地工作,不管踫上什么困难,任凭风吹浪打,我都会永远把你牵挂,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

  想到这里,王之之擦掉眼泪,返回到桌子边坐下来。此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多钟,因为,哥哥嫂嫂上班、男孙去学校均晚上才回家,看来与他们见面是不可能了。

  于是,王之之对韵霞母亲说:“阿姨,我要走了。因为,报社买了明天上午十点钟从杭州至海口的机票。”

  韵霞母亲见到王之之要走了,便对王之之说:“韵霞不在了,我就不便留你下来。今后,有机会再来上海探望我。”说完,随手向王之之递过来一张全家福照片。

  “好的!”王之之接过照片后,从衣裳取出二百钱,塞到母亲的手里说:“这是前几年,韵霞帮助我买虎骨酒、凤凰自行车的钱。虽然钱少,但是,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老人家收下吧!”

  韵霞母亲听到是虎骨酒、凤凰自行车的款,她马上用手推着钱说:“这是我女儿韵霞对你的一份心意。我要是收下,那对不起韵霞对你的一片苦心。这样做,也会损害胡韵霞的人格。如果韵霞在天之灵知道此事后,她会伤心的。对此,此钱我不能收。请你收回吧!”

  王之之见老妇人说得这样动情,在无可奈何情况下,只好重新把手中的钱收回。分别时,王之之把老人作为送别礼品全家福照片,与那虎骨酒、凤凰自行车款,十分郑重地装进采访袋里。接着,他在老人家面前深情跪拜了一下说:“祝您老人家幸福长寿。”然后,转身走出胡家门口,向火车站走去…

  作于2020年5月 于广州

【审核人:凌木千雪】

蜀韵文学网

赞()
关键字:人,外滩情,第九章,诀,别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原创杂文

查看更多原创杂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