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哲理
那些梦回斑斓色年华的感觉
作者:都市情感 时间:2020-08-02 00:38:06
浏览:0次  字数:4128
级别:文学作家,  总稿:17776 篇,  月稿:7389 篇
  我每年的梦里,至少有一二次会出现童年的自己,身穿草绿色的军装,腰上系着子弹壳串成的带子,手握一把自制的火柴手枪,和小伙伴们奔跑在树林中玩打仗游戏的情景。梦里的天空总是晴朗无比,阳光透过绿叶的缝隙,斑斑驳驳地洒落在身上,像极了长大后非常迷恋的迷彩服。梦里最强的配音是一阵阵熟悉的轰鸣声,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海空雄鹰团”的“战鹰”又在空中演练……
  我生长在浙江东部的小镇路桥,那里曾经是东海的军事要塞之一,当时同属黄岩县的一江山岛是国内保存最完整的现代战争遗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作战的经典战例发生在此。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路桥驻防的部队几乎各兵种都有,父亲又是转业军人,因此军人是我从小最熟悉,备感亲切的群体。父母一个在供销社,一个在食品公司工作,在计划经济时期都是令人羡慕的职业,我尚未到学龄时,就近没幼儿园可读,成天在父母工作单位的后院与小伙伴们玩耍,就这样常会碰见前来采购物资的后勤军人,熟络以后总要缠着听他们讲打仗的故事。
  解放军叔叔一般都乐意与我们交朋友,在抗日战争故事里,他们讲《两个小八路》、《烈火金刚》、《破袭战》、《地道战》等等;在抗美援朝故事里,我认识了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人物。我们还得知驻守在路桥机场的“海空雄鹰团”就是海军航空兵的精锐部队,那里有一大批英勇无畏的“天之骄子”,在万里海空击落过无数来侵犯的敌机。
  原来英雄就在眼睛看得到的地方,这让小伙伴们兴奋不已。每当头顶响起飞机引擎声,我们便情不自禁地仰望着蓝天拍手欢呼,在乡间小路上追逐“战鹰”的踪影。我还几次吵嚷着要去机场看飞机,无奈军事禁地不可以随便出入,直到读小学后,学校组织拥军活动,才如愿以偿。当近距离参观排兵布阵在停机坪上的歼击机、轰炸机、侦察机、教练机、运输机、加油机以及高射炮、高射机枪等等,我们这些小儿郎血脉贲张,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地难以合拢,英雄情结集体萌发了。
  其实,我的英雄情结早在上学前夕就已经产生了,源于零距离见到过活生生的战斗英雄。那是一天上午,食品公司门口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下车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穿着海军制服的中年军人,那时没有军衔,但他目光犀利,器宇轩昂的样子容易让人猜想是个大官。他好像来找公司领导,领导正好不在,母亲就招呼他在办公室里坐坐。这位军官铁塔一样坐在椅子上,气场强大,我躲在母亲背后,怯生生地偷看他。他抽着烟,注意到我了,招了招手,我不敢过去。只见他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块锡纸包着的巧克力,十分诱人,我顿时不觉害怕了,装作磨磨蹭蹭地去接。
  母亲说:“真不好意思。”
  军官说:“不要紧,我们开飞机的经常吃这个。”
  母亲说:“快谢谢伯伯,我这个孩子哪,最喜欢听打仗的故事。”
  军官说:“好啊,都市情感,我就给小朋友讲讲空中飞机大战的故事。”
  那年月物资匮乏,听故事还能得到奖励,恐怕是世上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乖巧地坐在他面前的小凳子上,闻着口袋里巧克力散发出甜香的味儿,那幸福劲儿简直无法言表。
  军官用一口北方腔的普通话娓娓道来,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兵部队刚建立就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空战中敢于以劣势装备与敌军老牌飞行员作战,击落过美、英等国空军330架飞机,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他说,我那时在航校学习,心里是多么振奋啊!

【审核人:站长】

蜀韵文学网

赞()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成功哲理

查看更多成功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