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文章
枯井
作者:作者: 苹果YY 时间:2019-11-21 23:13:04
浏览:0次  字数:4304
级别:,  总稿:0 篇,  月稿:0 篇

深邃的灰色,无生命力,无世间一切的欲望,老人迟钝的眼神让人觉得除了她是个活人再无什么了。自从儿媳生病死后,自从孙子的孩子夭折后,老人有一线光辉的眼神永远的失彩了,确切的说她的浑浊双眸是一眼枯井了。

老人是旧社会过来的童养媳,生于火热年代,她尝遍了苦辣酸咸:饥荒、逃难、打仗、文革……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凶恶的婆婆,暴躁的丈夫,生活的苦难和流离始终没有压垮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五,体重不超过八十斤的老人。可就是这几年,儿媳撒手人寰、曾孙意外夭折深深的打击了老人,命运残酷在老人的脊梁骨上狠狠的砍了两刀,断了她的希望和遐想。本来儿孙满堂,生活富足,可是如今呢?夕阳下,老人蜷在竹椅上,唯有那眼枯井可以晓得她还是个活人,对小孩的想念,对圆满家庭的留恋,这一切的缘由恶意透支着老人本瘦小的身体。半夜里,她总要吵醒老伴,嚷嚷着睡不着,然后翻箱倒柜,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唯有她的儿女们知道:她精神受刺激了,但不是痴呆症和分裂症。

她总是担心儿子没媳妇了怎么办?她也总想不通孙子的孩子怎么就没了?一个跨世纪的老人经历了人间的辛酸苦难,留下了沧桑的脸孔、深黄的皮肤、灰白的头发,却无福含饴弄孙!静享夕阳时,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一个致命的玩笑,幸福被颠覆了,平静被搅乱了。两年不到的时间里,白发人送走了儿媳,送走了曾孙,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心从悲到凉,老人从此变了,变得更寡言了,变得对一切不闻不问了!这个可怜的老人就是我的外婆,我八十多岁的老外婆!!

外婆从此成了邻里口中的“傻人”,小偷在她的眼皮底下溜到楼上舅舅房里偷走了舅妈留下的金器,品质不好的相邻经常大摇大摆当着外婆面拿走值钱的器具、小辈们买的零食。本就善良老实的外婆从此成了风中摇曳的枯草,儿女们怕她哪天悄无声息的走掉,不忍心责怪她,只能繁复叮咛神志清爽的外公少去喝茶麻将。

每次看到外婆,心是酸的,我无力改变残酷的现实,只能看着她一天天枯萎,远离生命!小表妹出生时曾被寄放在外婆家,七八岁的孙子外甥会在窗外大声喧闹以此报复外婆对小表妹的宠爱,外婆会等表妹熟睡后踩着碎步用拳头追赶我们四个,当时的外婆留给了我最“强悍凶恶”的印象。

而现在,外婆犹如洋油灯里的晦暗火苗,说灭就灭,或许她用“傻”的方式才可以忘记心中的悲痛和苦涩,人们都说她傻了。可是,我从来没看见过外婆傻过,她依旧织那些永远不穿的毛衣裤;她依旧正常的和我们拉家常;甚至在屋后地里种植;她总惦念镇上居住的孙子孙媳;她还担心儿子是个光棍……

外婆还是喜欢蜷在门口的竹椅上,深邃空洞的双眼越发浑浊了,瘦削的脸盘已无表情可言,只是当外甥们带着一大家子去看她时,她苦难的双颊似又能短暂恢复快乐。这个瘦小无神的老人是我亲爱的外婆,是宠过我的外婆,即使她已无往日干净,即使她已无往日清健,即使她已无往日能干,我心除了同情还是亲情。

旧社会过来的外婆是阴暗潮湿的井底的蜗牛,她本以为苦难了一辈子终于爬到井沿享受光明了,偏偏造化弄人,命运之神不经意间的一脚踢飞了外婆的幸福,不幸又把这个苦难的世纪老人推到了万丈深渊,无数恶魔拽住老人的双脚,老人再也没有年轻时的力量拧断狰狞恶魔的手臂了,她只能永远的留在阴暗处再无余力爬了。

外婆在井底看着人生的画面,一切心酸苦难幕幕回放在她的人生屏幕上,她看得时而痴笑,时而流泪,时而清醒,时而大哭……井沿的人们努力看着井底,却始终救不出井底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口年久失修的枯井破败却毫无办法,空洞深邃的眼神看得到我们,却是我们看不到井底的一丝光线了!

【审核人:站长】

蜀韵文学网

赞()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大学文章

查看更多大学文章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