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散文
胡铭:面对江水
作者:阿亮 时间:2020-07-29 16:37:41
浏览:0次  字数:3784
级别:文学探花,  总稿:181 篇,  月稿:27 篇

  我居住在江滨之畔,对长江有着格外的情感,也能嗅出江水的味道。长江水不以清澈见长,甚至是浑浊的,却以活性著称,淘沙的过程也是自身历练的过程。长江所展示的是龙一般的身躯,永不停歇的态势。其中的诸多故事也在沧桑的历史中活跃着。

  长江,与城池相伴,血脉的涌动彰显了母亲河的情怀,城市进程中记载了她默默的付出。当然,她同样有原始的生命,也同样有起伏的落差。寂静、舒缓、欢腾、咆哮,正像一个个音符,铸就了长江美妙的乐章。长江,流淌的是一种气息,一种精神。

  今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长江沿线汛情告急,宁静的生活变得有些动荡。汛期,大自然所造就的,有着一定的规律性,因强降雨和冰雪融化而水盛。此时,水域越来越宽,水面越来越高,仿佛地表都在下沉。以往有节奏的摇晃,在如注暴雨的拍打下变得恣肆起来,率性打破了陈规,汹涌之中透出巨大的力量。

  也许,今天她更换了装束,展现了另一种姿态,而让人不敢正视,也不愿接受。是啊,往日的洒脱已被不羁所替代,甚至伴有肆虐。江堤之上望江水,俯身可捧。距离的远近,是现实,也是感觉。

  走近水边,静静地观看她的高低,聆听她的声音,揣测她的心情。岸边的树木、栏杆、台阶等一一被涌来的洪水纳入怀抱,水中的建筑作为参照物都不很显眼了。涛涛江水以强劲的张力,交错地做着水平和垂直运动,发出不同的声音,时而清脆,时而嘶哑,像是在诉说。显然她并不平静,意志以外的因素使之无奈,压力之下的渲泄,也就不足为奇了。

  长江水的升降牵动人心,江边的人群久聚不散。当放下江堤第一道闸门的时候,市民们的心情跟着低沉起来,连空气也似乎凝固了。高高的江堤上,不再有人们悠闲的神态和欣赏的目光,有的只是关注与焦虑。水位不断上涨,轰然落下第二道闸,紧接着第三道闸又巍然而出,一切是那样的凝重。江水粗浓的喘息声扑到我们面前,无法阻挡。

  几近疯狂,连江水本身也能感受得到。在风的挟裹之中,她翻卷着,水中杂物几度浮沉,接受了一场洗礼。没有靠背依托的瀑布挂在空中,有质感,她交融着,像是一次无私的接纳。江水的奔涌,大都是沿着自己的轨道,遇松软之处,就像发现猎物一样,冲击一泄。不过,她倒是更希望碰到的是坚硬磐石,好让自己的行程规范有序,哪怕是在一路狂奔。

  无数双眼睛与江水对碰,润湿了心情,也润湿了环境。

  我从不对江水怀有恶意,即便她曾有过无情的表现。长江的性情,是多重的,我们当理解这种特定环境下的特定形式。洪水泛滥,是对自身的一种调整,更是对人类的严峻考验。心系涨落,不是几个人、几个群体的事,而是全社会的大事。人定胜天,自有其寓意。

  面对江水,一颗颗赤诚且自信之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与防洪大堤一道,共同筑起了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长城。

  护大堤即是守家园,保卫长江的战役已经打响。一队又一队人马奔赴江堤,挺直的腰杆犹如一个个坐标。“你不落,我不回!”声音铿锵有力。防汛突出队的旗帜无论在晨曦还是暮霭,都散发出一道道坚毅的红光。这风景属于人类,不会褪色。

  面对江水,祈祷中蕴含希冀,雨后彩虹必将在绵延的长江上刻出倒影。

【审核人:雨祺】

蜀韵文学网

赞()
关键字:胡铭,面对,江水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写景散文

查看更多写景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